注册 - 登录 - 收藏
当前位置: 久久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懒唐 > 第634章 王老大后院的铁路

第634章 王老大后院的铁路

懒唐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

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槟莫非王臣!在大唐这句话就是真理,大唐疆域里面的一切都属于李二。所以,只要李二点头的事情就没有办不成的。

李道彦的铁道部虽然开了张,可队伍还没有拉起来。云家修建铁路,只能靠自家人手。蒸汽机还没造出来,铁路却已经修到了洛阳。

虽然李二有了最高批示,可云家修建铁路还是遇到了不少阻碍。那些世家大族不敢在明面上跟云家作对,可私底下使绊子的事情却始终没有停止。长安城就这么大,多出一个大户人家就多一个竞争对手。将对手扼杀在萌芽之中,一向是长安贵族的标准做法。

贵族子弟出面会被云家修理,可那些看起来老实巴交,实际上却比泥鳅还要狡猾的庄稼汉就不一样了。修理了纨绔会被人称赞,修理了庄户,即便你有道理也会被全长安的人唾骂。

云家解决事情的方法非常简单,占了多少地一律算钱给你。庄户们扛着发到手里的钱袋子,依然不敢相信贵族居然会给他们发钱。而且是正常地价的两倍,以前官府征用土地可就是一句话的事情。了不起赔给你几亩荒地,还需要你自己开荒。

现在居然发钱,这……还有王法么?

事实证明,这世界上的好人还是大多数。按手印画押,然后扛着钱走人。契约精神在这一刻,得到了很好的体现。不过事实也证明,群众里面有坏人。

王老大,面目凶恶满身的刺青。光秃秃的脑袋没有一根头发,就连眉毛也没有一根。手里拎着一柄铡刀,刀光飞舞一大截树桩就变成了劈柴。

“奶奶的!十贯钱就想买俺家的房子。听清楚了,老子不卖。想要买俺家的房子,给上一百贯钱再说。”威武霸气,充满了浓浓的荷尔蒙气息。胸前的护心毛,似乎都有些了老大的风范。

云家管事只是微微一笑,转身就走!惹得围观群众颇为鄙视,还以为楚国公很了不起。现在被一个泼皮怼了,居然不敢怼回去。一时之间,云家沦为长安贵族阶层的笑柄。每每酒酣耳热之间,就将云家的事情拉出来说两句。窝囊的云家,成为大唐勋贵之耻!

云浩没有反驳,也没有让义愤填膺的雄阔海去将那个王老大剁碎了喂狗。铁路依旧在修建,不过图纸却被修改。绕过了那些不肯将房子和土地卖掉的人家,似乎是很惧怕王老大一家。铁路在王老大家后院三丈远的地方经过,就是没敢动王老大家的房子。一时之间众说纷纭,都以为王老大家里有什么背景。王老大在村子,更加的嚣张霸道。

今天是火车通车的日子,经过近两年反复实验。大唐的第一辆蒸汽机车终于问世,虽然火车头后面还要拖着两截拉煤的车皮。但高大三丈三的巨大体型,看着就让人心悸。火车头最前面有一朵大红花,还有一排钢铁铸成的字。大唐和谐号!

李二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巨大的钢铁怪物,半人高的轮子上面有些铁杠杠,带着一些小轮子。拖拉着十几节车皮,不时冒出一股白烟。今天李二就要乘坐这东西,去他的东都洛阳视察。云浩向他保证,早上启程,日落时分就可以到达洛阳。

七八百里地,如果以前云浩这么说。所有人都认为他在说胡话,别说一天,快马也得三天三夜才能到。看到眼前这个怪物,大唐勋贵们心里没有底。他们不知道这东西到底能不能行,反正看起来很威武霸气的样子。

在鼓乐声中,李二踩着红地毯走上了属于他的专列包厢。他很好奇,云浩在他这里要了两万贯钱。说是给自己造一个极品的包厢,到底要看看他弄出了个啥。如果不值两万贯,嘿嘿!肯定让你小子好看!

美丽的宫人掀开珍珠串成的帘子,看着帘子李二就点了点头。珍珠都是一样大小,个个色泽圆润。这种成色的珍珠帘子,皇宫都没有几副。

整节车厢简直就是金色的世界,云浩的装修风格非常老土。能用金就绝不用铜,扶手,水龙头,门把手,统统都是黄金打制。车厢的墙上挂着波斯的挂毯,地上铺着猩红的地毯。地上的长毛能没过脚面,踩上去非常舒服。

刚一进车厢是一个会客室,靠着车厢两侧是两排真皮沙发。中间是大理石的茶几,上面摆着玉碗金杯。墙壁上面挂着酒柜,固定好的架子上挂满了大唐能够找到最好的酒。

李二摸了摸柔软的真皮沙发,皮质触手松软坐上去整个人都陷下去,却又有弹力非常舒服。“这沙发不错,比起宫里的还要好些,让云家晋几套来宫里。好东西都藏起来,小家子气!”李二嘴里面嘟囔着,手还在沙发的拐角处抠了抠。看看能不能抠出线头来!

“在咱们大唐,若论奢华云家敢称第一。他弄出来的东西,岂能错了?”长孙坐在李二旁边,身子在沙发上颠了颠。似乎很喜欢沙发的弹性!

“走,去里面看看。到底是个啥敢要朕两万贯!”李二看着窗外一排排的御林军,扭开黑色的门往里面走。推门的时候手感非常沉重,路过的时候鼻子里面闻到一股檀香。

“陛下!这门居然是黑檀的,他哪里弄来这么大的黑檀材料?”长孙抚摸了一下光滑的门面,惊讶的说道。

“黑檀的?宫里面想找块黑檀做桌面,都没找到这么大的。让人去问问,他哪来的。怎么好东西都跑到云家去了!”李二对于自己的生活水平不如云家感到非常不满。

“去看看里面怎样?”长孙的手滑过黄金门把手,没有在上面停留片刻。

再往里面走,居然是一间餐厅。雪白的桌布铺在三尺见方的桌子上,墙上贴着明黄色的墙纸。尽管陈设简单,但却让人感觉到温馨。尤其是餐桌上那盏黄金烛台,长孙觉得点上蜡烛的感觉不是一般的好。

两侧都有巨大的玻璃窗,透过窗子能够看到外面。长孙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让这东西飞驰起来,她很喜欢掠过原野时景物飞速倒退的感觉。

再次推开一扇紫檀木门,里面是一间卧室。巨大的雕花牙床,上面垂着粉红色的布幔。墙上贴着深蓝色的墙纸,地上的地毯换成了奶白色。李二坐到床上,半个屁股都陷了进去。整个身子立刻躺倒在床上,这感觉舒服极了。好像整个人躺在水面上!

躺倒的一瞬间,李二拉了一把长孙。于是长孙惊叫一声,就倒在了李二的怀里。随侍的宫人内侍立刻背过身去,皇帝和皇后亲昵的举动他们见过不是一次两次。早就有了成熟的应对经验,就算李二和长孙现在来一炮都木有问题。甚至长孙的贴身宫女,已经过去将窗帘放了下来。

长孙的粉拳捶打在李二的胸口,面带娇羞非常好看。刚刚嗔怪两句,李二的嘴巴就凑到了长孙的脖子上。嗔怪立刻变成娇喘,长孙的脖子都变成了粉红色。

李二到底没有在众目睽睽之下临幸自己的皇后,他很想知道另外一道门后面是啥。扶着长孙站起身来,长孙眼睛里的柔情,差点儿让李二再次把长孙推倒。

再里面的房间是一个盥洗室,洁白的浴缸,整块暖玉打磨成的马桶。就是水龙头用金的感觉土气了些,按照李二的想法似乎用玉的更加能够体现自己的不凡。不过云浩也就那样儿了,只会用土豪金的土包子。

接着是一间会议室,一张长桌上面铺着白布。中间还摆着几盆鲜花,二十四把椅子分列两边。李二觉得,在这里进行一次小型朝会,绰绰有余。每隔两尺就有一扇玻璃窗,李二在开会之余还能欣赏一下窗外美景。甚至激情上来,赋诗一首也在意料之中。

这节专列车厢,可谓集生活工作于一体。在保障了李二工作之余,还兼顾了休闲娱乐。真可谓是居家旅行必备之佳品!“让内府给云浩两万贯,朕觉得这东西值这个价!”李二很满意的点了点头,一声吩咐立刻就有内侍走了出去。

“陛下!各位王爷和国公都上了车,楚国公请旨是不是要开车。”

“开车!”李二霸气的一挥手,就坐到了沙发上。

一声巨大的汽笛声之后,李二感觉身子猛的一震。接着玻璃窗外面的景物就开始缓慢的后退起来,手持长矛的御林军好像树桩一个个飞速倒退。很快,眼前的精致便不是站台上的模样。送行的人群,也逐渐远去。窗外的精致变成了绿色的原野,一株株高大的树木。一块块方正的农田,还有农田里面金色的麦子。

金黄色的麦浪翻涌,下苦人顶着烈日正在收割庄稼。巨大的轰鸣声让他们直起酸痛的腰,一个巨大会冒烟的怪物在他们眼前飞驰而过。

许多庄户吓得纳头便拜,钢铁的怪兽并没有吃掉他们的意思。而是沿着铁轨飞驰而过,很快就消失在大地的尽头。

铁路两侧,开始大批的骑兵飞驰。战马急速的飞奔,勉勉强强可以跟上火车的脚步。随着“咣嗤”“咣嗤”的频率加剧,战马们开始吃不消。尽管马上骑士疯狂的挥舞马鞭,可战马的速度还是一点点慢下来。

云浩捧着一杯茶,坐在沙发上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的骑兵。

“这就是一群蠢货,都跟他们说了。战马一时可以跟上火车,可它们没有那份耐力。就算是累死了,也绝对不可能跟着火车跑到洛阳去。”云浩的对面坐着秦琼,程咬金,还有能把沙发压塌的尉迟恭。

老帅们都老了,两年的富贵生活让他们都有了大肚腩。尤其是尉迟恭,黑铁塔一样的身子,明显往横向发展。现在的他身高是八尺,腰围也是八尺。胖的已经没了脖子,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战马可以驮得动他。难道说,今后这货要骑着火车打仗?

“你小子满肚子的坏心眼儿,等着让十六卫出丑是不是。告诉你,老夫已经商量好了。十六卫的骑兵分布在长安到洛阳沿线,每一部负责护送一段儿。你小子的机器好,老子人多。怎么样?”程咬金白了云浩一眼,看着云浩的眼神儿就好像看一坨大便。

果然,当骑兵们马力不济的时候。远处另外一支等待已久的骑兵,开始纵马奔驰起来。云浩这回算是见识了,什么叫做人海战术。李二出行,那是大唐的大事。十六卫倾巢出动,二十万人马散步在铁路沿线,的确可以无视火车的速度。

王老大现在有些后悔,当初为什么要拒绝搬迁。一百贯没要到,十贯钱也没了。云家在十几里外的地方,修造了一座新村。那些领到补偿款的庄户门,都在哪里有一套带着庭院的房舍。整座村子都搬迁了,王老大发现自己成了村子里,唯一一户人家。现在打壶酒,都得跑十几里地。

他也想搬到新村去,却被人家告知。那里是云家买的地,你想搬过去也不是不行。一间带院子的房舍,要价一千贯钱。想买就卖给你!

王老大想要理论,立刻就有比他还凶恶的家伙站出来。手里拿的不是铡刀,而是雪亮的横刀。横刀还没抽出来,王老大就吓跑了。那家伙满身杀气,比他这个杀猪的都要浓重,也不知道在战场上究竟杀过多少人。

今天一个会冒烟的怪物在后院经过,老天爷啊!整个大地似乎都在颤抖,房梁上往下“噗”“噗”的掉灰土。全家老小还以为是地震了,跑到屋外才看到那个冒着黑烟的怪物“咣嗤”“咣嗤”的飞驰而过。天上还往下掉黑灰,煤烟带着火腥味直往鼻子里面钻。家里的小孩子,吓得哭都不会了。一屁股坐到地上,裤子里面全都湿了。婆娘更是疯了一样,跪在地上磕头。

王老大心里恨极了,抄起一块石头就向飞驰的怪物砸过去。石头砸在铁皮上,发出“咣”的一声大响。墨绿色的漆皮,掉了好大一块。

看着凹陷了一块的铁皮,王老大觉得出了一口恶气。楚国公的东西有什么了不起,老子说砸就给砸了。今后看你还敢吓老子,过一次老子砸一次,倒是要看看你能把老子怎么样!

自家大门有声响,两柄飞爪飞了进来。接着,大门就好像柴火棍儿一样的飞了。无数骑兵涌了进来,看到顶盔掼甲的骑兵,还有那雪亮横刀的时候。王老大有些发懵!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?咳咳咳,这都不是事儿,推荐一个公众号,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,陪你尬聊!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44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章节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节

网友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