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- 登录 - 收藏
当前位置: 久久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八臂天魔 > 第三章 破庙蝶舞

第三章 破庙蝶舞

八臂天魔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

姬不教心里有点绝望:这前辈装得这么像,铁定要跟他们过不去了!

可男人的嘴唇越肿越大,快要把嘴巴和鼻孔都挤没了。他呼吸困难,面色酱紫快要憋死的样子又好像真不是装出来。

姬不教嘴里喊着:“前辈,你怎么啦?”伸手作势去扶落魄男人的肩膀,手上暗运内劲。

只要男人有所异动,他马上点他的肩井穴,制住他双手。

不料,落魄男人毫无反应,任由他捏住肩膀要穴。

姬不教又将几分内力透入男人体内,只感到微弱的真气抵抗,而且很快就溃不成军了。

呃,这位定力过人的前辈不过是内力平平的武林人士而已。他不禁为自己的谨慎多虑感到啼笑皆非。

被姬不教内力冲击两边肩井穴,落魄男人顿时双臂无力,加上呼吸困难,嘴巴剧痛,顿时瘫倒在地。

姬不教连忙松手,并喝令唐无殇给男人解毒——这是他无法解决的蛊毒。

唐无殇嬉笑着,手一扬,一条细长的黑影准确无误地落在落魄男肿大的嘴唇上。

那是一条暗红色的蜈蚣!落下便牢牢叮住男人的上唇,一扭一扭的似乎在用力吸吮。

男人“呜呜”地哭着,却又不敢伸手去扯开。那可怜样让姬不教和杨无心看得大为不忍。

那蜈蚣可怕归可怕,却不到一刻钟就把落魄男人嘴唇上的毒尽数吸出,让其恢复如初了。

唐无殇打了个响指,红蜈蚣“嗖”地离开男人嘴唇,快速爬回她手上。

“前辈……你没事吧……”姬不教低声询问尚在哭个不停的落魄男人。

“说、说得好听,你被咬、咬一口就知道了,呜呜……”男人像个五岁的孩子一样还哭个不停,“你们这、这些人,武功好了、了不起啊!就会仗势欺、欺人!”

唐无殇哼了一声:“看样子,还想被红莲亲一口啊?”

落魄男人听了,浑身抖了一下,不敢再说话,也不敢哭了,开始弯身摸索着什么。

“无殇!”姬不教喝道,旋又拿出一锭银子双手递向落魄男子,“令师妹性情顽劣,多有得罪,姬某向前辈赔罪了。这点心意请前辈收下,万勿推辞。”

落魄男人不理他,拿齐自己的物事:一顶竹笠、一双破草鞋,和一柄剑。怒目扫了三人一眼,气鼓鼓走了出去。

姬不教听见他走到偏殿,接着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看样子是到那边睡去了。

他叹了一口气,开始教训唐无殇:“无殇,你就不能消停一下吗?少惹点是非,师兄拜托你了!”

唐无殇气呼呼地:“谁让他睡在门板上!我不就是想叫他把门板让出来装好吗?睡觉不关门,有、有鬼进来怎么办!”

姬不教一看,那庙门的半边门板正躺在落魄男子刚才睡觉的地方,想起这小师妹原是最怕鬼怪的,不禁口气软了下来:“是师兄不是,不过你应该礼貌一点,就更好了。”

他想了想,又说:“以后遇到这样的事还是跟师兄说吧,师兄会解决的。”

唐无殇这才笑逐颜开,拉住姬不教的手:“嘻嘻,我就知道师兄不会怪我的。”

姬不教翻了个白眼,摇摇头,把门外的柴草搬了进来,生起火。然后搬了那块门板装好,又搬了一块石头从门内挡住,这才罢休。

“哼,这小子还真是谨慎呢!”庙前十丈外的一片荒草中,四大护法正潜藏在其中,把姬不教的行动都看在眼里。

这四人从息风镇出来后便一路追踪吊着问蝶谷三人。为了避免被认出,都换了一身夜行衣,面上蒙了黑布。

“老大,我们要攻进去吗?”老二西门不惊问道。

“老二,就由你打头阵好了。不过你要是中毒了,我可不会救你。”老三北堂高义这句话一点都不讲义气。

“问蝶谷的人都是用毒好手,那小子又那么谨慎,想必在庙里做了不少手脚,我们还是引他们出来比较妥当。”老大东方无我补充道。

偏殿的茅草堆里,刚睡着不久的郭正山被一阵马嘶声吵醒。

“还让不让人睡个好觉了!”他不满地嘟囔道,下意识舔舔被蜈蚣蛰过的嘴唇,已经不肿了,但舌头还能感受到那两个蜈蚣咬破的伤口。

今天真是倒霉透了,遇上这三个小瘟神,不仅叫蜈蚣咬了两口,还连个好觉都不给睡!

外面的三匹马又嘶鸣起来。

是那三个瘟神的马,最好都给饿狼咬死。想到自己正睡在只有瓦遮顶的偏殿,郭正山不得不换了个想法:还是让盗马贼偷走更好一点。

他伸了伸懒腰,换了个姿势,幸灾乐祸地听着外面的声音。

一阵轻微的说话声,隔壁的三个瘟神好像也醒了。

过了一会,他听到打开庙门的声音,有人轻轻走出门外,明黄的火把照亮了庙前的地面。

“哪条道上的朋友深夜来访?夜深露寒,不如进庙一叙,何必与畜生们过不去呢?”姬不教不卑不亢,却又话中带刺。

“哼哼,我们就是要和三个小畜生过不去。”一把沙哑低沉的声音说道,听起来有点不大自然。

“敢问小子三人何处得罪朋友了?不妨现个真面目,好让我们给诸位赔礼告罪。”姬不教向前走了几步,后面杨唐二女也跟了出来。

唔,屋顶有人!郭正山忽然听见自己上方的屋顶瓦片发出一声轻微的断裂声。他屏住气,一动不敢动。

“今早你们在断龙关口打伤我们的镖师,损坏我们的镖车。今晚我们就要讨回公道,叫你们知道四海镖局不是好欺负的!”沙哑的声音更加阴沉了。

“无殇,你什么时候又惹祸了?”姬不教有点错愕,回头质问小师妹。

“他、他们血口喷人!我根本没做过!”唐无殇面皮涨得通红,跺着脚道,“师兄,你不相信我!”

“这……师兄不是不相信你。”姬不教看唐无殇这样子不像说谎,但这小师妹太过古灵精怪,说不定又在搞什么花样。他一时接不上话来。

“听说四海镖局的人做事一向光明磊落,几位大哥怎么都蒙了面,不敢以真面目见人?”杨无心突然插话,轻描淡写,又难以招架。

“爷爷蒙面是怕没动手就把你三个娃娃吓得尿了裤子,嘿嘿。”屋顶上的人冷笑道。

“别废话了,动手吧!”那人性子很急,不等姬不教等人回话,已经开始动手。

他一脚踏在檐头,居高临下直向问蝶谷三人扑去。

“散开!”姬不教低喝一声,取出腰间玉笛与那人斗在一起。

“杀!”其他黑衣人一声喊,持刀冲过来,加入战团。

郭正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袭近庙前,很快叮叮当当兵器交击的声音和呼喝声响成一片。

他慢慢翻了个身,顶着一团茅草慢慢爬到偏殿门口,伏在地上往外偷看。

只见四名蒙面黑衣人将那三个小瘟神团团围住,攻势如潮,连绵不绝。三个小瘟神显然武功不及那四个黑衣人,加上寡不敌众,只能左支右拙,险象环生。

姬不教临危不乱,横挥玉笛,“嗖”“嗖”发出两枚银针,迫退两名黑衣人后,喝道:“蹲下!”

话音刚落,他左手举高火把,右手玉笛末端对着火焰,打开了什么机关。玉笛喷出一团烟雾,遇到火焰“蓬”的一声炸开。数十个火焰蝴蝶如烟花绽放向四面激射而出。

夹击姬不教的两名黑衣人已退后几步,见势不妙往后几个空心筋斗脱离火蝶范围。

杨无心和唐无殇早有准备,火蝶四射时迅速下蹲避过。

与她俩交战的两名黑衣人猝不及防,一人危急之中向后一个铁板桥,堪堪避开扑面而至的火蝶;另一人慢了一拍,待快步后撤时,面上已落了一只火蝶。

火蝶触面即爆,爆裂的火星沾衣即燃。一眨眼,那黑衣人的面上、身上各处都烧了起来。

他惨叫连连,丢下钢刀,双手不住撕扯身上的衣服。

“老二!”另外三名黑衣人见状,冲过去手忙脚乱帮着火的黑衣人灭火。可那些火用手难以扑不灭,只好三下五除二把他剥得只剩一条遮羞布。

可还是晚了。

那叫老二的右半边脸被烧得血肉模糊,身上斑斑点点的布满了烧伤的痕迹。他双手不住去抓那些伤痕,似乎那里有止不住的痒,直抓得鲜血横流,惨嚎连连。

太歹毒了!

那三个黑衣人看了老二的惨状,又惊又怒。其中二人不得不一人抱住一只手,防止他继续自残。

老二猛力挣扎,二人几乎制他不住。第三个黑衣人伸手点了他几个穴位,他这才烂泥般瘫倒在地。只是还在不断颤抖,哀嚎。

郭正山看不清老二的状况,光他那撕心裂肺的嚎叫就已让他满身鸡皮疙瘩了。他忍不住又舔舔舔嘴唇的伤口,暗自庆幸。

“哼,明明是天一庄的四个别扭怪,却不敢露面,还冒充四海镖局的人栽赃害我。真不知羞!活该!”唐无殇对老二的惨状视若无睹,双手叉腰骂道。

听了这话,那三个黑衣人转过头来,六道狠毒的目光射向唐无殇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章节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节

网友评论: